Salmiakki,北国芬兰的味道?

收藏:347

 Salmiakki,北国芬兰的味道?

  遥远的北国芬兰,有什幺着名食物?

  如果你拿这个问题去问芬兰人,他们恐怕一时之间也答不出来。

  燻鲑鱼?在芬兰是常见,但是其他众多欧洲国家也是,没道理成为芬兰的着名食物。

  卡列利亚派(芬语:Karjalanpiirakka,英语:Karelian pasty)?这的确是个在地的着名食物,但顾名思义也仅仅是个在卡列利亚(karjalan)区域,也就是东芬兰地区比较具有代表性,还不足以作为全芬兰的特色食品。

  圣诞节吃的胡萝蔔泥粥或马铃薯泥粥?那是只有圣诞节才吃的食物,而且似乎没有什幺特殊的名字。名不正则言不顺,连独特的称号都没有,又怎幺代表芬兰走跳江湖?

  各种麦类製品和满地的莓果野菇?这或许可以称得上是芬兰食材的特色,但是要当作芬兰的着名食物,却又不尽点题。否则,依照这个逻辑,我们岂不要说台湾的特色食物是稻米或勾芡,甚至是添加物或塑化剂?

  想来想去,这个问题多半会苦恼芬兰人一阵子。但是最终他们或许都会灵光一闪,然后露出一抹得意又促狭的表情。

  「Salmiakki!」

  Salmiakki,又称为甘草糖,或许可以称为芬兰最具代表性的,让芬兰人自豪,让外地人哀嚎的糖果。

  在欧洲,甘草(Liquorice)口味的糖果是历久不衰的常见风味。虽然原料同为洋甘草(Glycyrrhiza glabra)的根,但是欧洲的甘草风味与我们常见的、素朴的切片甘草根的温和样貌相当不同:欧洲的甘草口味通常是高度浓缩之后的味道,另外也会添加茴香油(Aniseed oil)来增强风味,这使得甘草口味的糖果甜点不再如中药药性所描述的那幺温和包容甘为配角,反而是绿叶转红花般的出了头,成为独当一面的主角。而既然上了台面崭露头角,甘草口味的颜色也不再是自然大地般的浅黄褐色,而多半是以深灰色或黑色为代表。

  不过,甘草口味终究只是点缀,甜味才是甜点不变的永恆。入口的浓郁甘草气息虽然是风味上的主角,在糖果甜点的整体口味当中,也不过是甜蜜滋味的衬托而已。

  但是,Salmiakki,也就是芬兰甘草糖,却翻转了这个局面。

小小神祕甘草糖 

  Salmiakki 原本是芬兰巧克力公司 Fazer 旗下的一种甘草糖名称,其字源来自于氯化铵(Salmiac,拉丁名 Sal ammoniacus,一种历史悠久、鹹凉微苦的咳嗽止痰成分)。顾名思义,比起一般的甘草糖,Salmiakki 里头还添加了相对多量的氯化铵,而且明显减少了糖份。至于是何人何时何地将氯化铵跟甘草糖混合起来成了一种新奇的糖果风味,这件事早已不可考,但总之,Fazer应该不是这种口味的发明者。早在1920年代,这种特殊口味的甘草糖就已经在芬兰製造贩售,经过了大战的低迷,在1950年代又盛行起来,并且延续到现在。

  只不过,Salmiakki这个名称后来则因为众所周知,失去了显着性和代表性,而成了如尼龙、凡士林、蓝牙、公仔麵这类的通用商标,不再单独指称Fazer的该项商品。而Salmiakki的黑白红三色经典包装与黑色菱形标誌(猜测也应该是出于Fazer公司之手),也跟着Salmiakki一起成为人类共有,或至少北欧人(尤其是芬兰人)的共有概念。

  于是,在芬兰待上一阵子的外地人如你,终究会遇上这样的时刻:在地的芬兰朋友,或是其他待得更久的外地人,拿着一小盒香菸似或喉糖似,红黑白三色的外包装上搭配黑白菱形规则花纹的糖果,怂恿着你尝一尝这芬兰的特殊风味。

  他们试着以认真的表情和深切的诚意说服你,让你相信身在异国就是应该要勇于体验新奇事物,但你总觉得在他们晶亮的眼中藏着陷阱。

  你伸手从糖果盒里拿了一块糖,在他们期待猎物即将上钩的眼神下仔细端详。

Salmiakki,北国芬兰的味道?

  外观看起来,它的质地稍硬、形状呈菱形、就跟包装上的花纹一样。

  就颜色来说,儘管这种糖果色调深沉,但是却跟我们熟悉的巧克力色或咖啡色、让人联想到木纹坚果与可可香气的风格天差地别。Salmiakki的颜色多半呈现深灰甚至漆黑,质感接近柏油沥青。虽然说这对北欧人而言,就是个甘草口味的代表色,但那毕竟不是我们熟悉的甘草色彩。在台湾人的颜色与口味参照地图上,或许只有曾经昙花一现的「竹炭风味食物」的黝黑可堪比拟,也让人猜不透在嘴里可能嚐起来的滋味。

  闻起来,Salmiakki倒是跟竹炭口味的食物没有两样,没有什幺明显或强烈的特殊气味。如果你仔细去嗅,或许有一丝丝貌似温和无害的甘草味。

  但是当你把这糖果放进嘴里之后,随着你的面容渐渐纠结愁苦发窘,眼前朋友的表情也会转为乐不可支。如果你是一副惊慌失措想吐掉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慌张样,对他们来说恐怕更是值得拿来说嘴的得意经验。

妖怪般的味道

  虽然说同为甘草製成的糖果,但Salmiakki的味道并不只有一般甘草糖那样的浓郁甘草味,跟我们吃过的甘草片那种温和淡雅滋味更是天差地别。真的说起来,Salmiakki恐怕比较接近八角的强烈气味,在入口不久就从那小小一方的菱形中奔腾而出,造成第一波的感官惊吓。在此同时,不是黑糖的甜、也不是巧克力、可可或咖啡的香、甚至也不是竹炭的无味,而是那带点鹹又混着苦、来自氯化铵的味道,让你彷彿重新经历孩提时代那些吃了那些不能吃的食材的不堪回首经验。至于甜味,则是因为刻意减少糖份的缘故,仅能在这些妖魔气味与口感之间,接近渺茫地存在着。

Salmiakki,北国芬兰的味道?

  说来有趣,虽然大多数从未嚐过Salmiakki的外地人都会被它的味道所惊吓,但是对于接触过各式中药或滷味的台湾人或华人而言,这样的气味或滋味并不真的那幺陌生而震撼,或许不会觉得好吃,但是多半不至于到灵魂出窍的地步。而对于习惯强烈滋味或惯用香料的日本、韩国、越南、泰国、新加坡等亚洲人来说,Salmiakki也常只是个新奇的体验,甚至是个似曾相识、颇受好评的风味糖果。于是,当我们轻鬆自在的转转眼珠,神情自若地品味Salmiakki的时候,或许就让那些怂恿外国人尝试的芬兰人有点失落。

  至于芬兰人自己是怎幺看待Salmiakki的滋味,那就真的是见仁见智了。有些芬兰人就是不喜欢这个味道,即便生长在芬兰、被此糖包围了数十年依然故我。但也有不少芬兰人非常喜欢,据说芬兰小朋友是此产品主要的消费客群。这一点,从Salmiakki口味的各式软硬糖果、冰淇淋、冰棒、巧克力等等就可以略窥端倪。小朋友长大之后,也许不再像小时候那幺迷恋Salmiakki糖果,但多半也还是对类似口味的食品来者不拒。

Salmiakki,北国芬兰的味道?

  甚至,在芬兰还可以买到Salmiakki口味的烈酒,不知道是为了让这些迷恋Salmiakki的成年人能够一兼二顾喝烧酒兼回味童年,还是为了让这个芬兰特色的古怪风味能以更多的方式来惊吓外地人?不过,这Salmiakki酒喝起来的味道嘛,据说就像是八角泡酒或是药酒一样,对台湾人或华人来说也许还满能入口的。如果把他想成是维士比或是保力达B,或许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异吧。